笔趣阁 > 异世无双神女 > 29、决战盘

29、决战盘

  “它叫冬泉火酒。”武月琪押了一口,面不改色的说

  “不错的名字呢。”伊斯坎布尔又喝了一大口炎热的冬泉火酒,感受着那在腹部交叉的炎热与极冷,舒爽的歌颂道“真是想找一个时机,约上你和小姑娘以及金皮卡一起开一场酒宴呢。”

  紧接着,她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抹了抹嘴,将瓦罐向后一掷,随即而来的即是瓦瓶破裂的声音

  武月琪挑了挑眉,但这瓶酒但当做自己撕毁任务的赔罪谢礼用的,既然送出去了,她也欠好说些什么的。

  “哈哈哈哈,再见了小哥,计划咱们下一次晤面的厮杀,会犹如你的这杯酒普通炽热豪宕!”

  伊斯坎布尔招来了她的神威车轮,拎起一旁的韦伯便跳上了车子,随同着轰雷之声,神威的车轮在宙斯贡牛的拉扯下向着黑夜进发。

  武月琪目送着这个女子拜别,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遗憾。对于必需和如此一个豪迈的人为敌,感应惋惜。

  但,也没有什么的。凡事有得必有失,选定了一壁的自己往往要与另一壁的偏向为敌,这是个很豪迈很合武月琪胃口的人。但若是她挡在了自己执利用命的路途前,辣么毁灭她,自是没必要半点踌躇的。

  一口饮尽瓶中剩下全部的冬泉火酒,武月琪从屋顶一跃而下,尤瑞艾莉抱着莫古尔坐在柳洞寺山门的前方,看下落下的武月琪,柳眉微竖起,娇嗔

  “好慢啊,笨伯。”

  “抱歉抱歉,让你便等了。”武月琪有些歉意的笑着

  “哼~以后你不要和适才的那个人打交道了,我不喜好她!”尤瑞艾莉傲娇率性的哼了一声,娇声娇气的号令道

  她很讨厌适才离开的从者。不但仅是由于她的长相过于粗狂而半点不符合尤瑞艾莉的胃口,更多的由于她身上带着的那股淡淡的,属于希腊第一渣男种马的气息。

  和其她的良多希腊女神一样,尤瑞艾莉打从心底便很讨厌她们的神王宙斯,连带着女神们也很讨厌那满希腊秉承了这个种马血脉的神王之子,真相脾气老是会随同着血缘遗传下来,种马的子嗣,大无数也都是一帮无药可救的,令人厌恶的家伙。

  “是是是,想必下次晤面的话,我和她也没什么时机好好坐下来发言了。”

  武月琪耸了耸肩,半跪在尤瑞艾莉的眼前,双手低举,道

  “上来吧,咱们两个该回家了。”

  尤瑞艾莉松开了怀中的莫古尔,终于获取喘息光阴的贤王登时便扇着蝙蝠般的小翅膀飞离了这里,它要出去透透气,离这两个名字土土的家伙远一点。

  “一下子我要喝甜甜的饮料,要吃甜甜的东西,另有另有,你要陪我玩,给我讲故事。作为你让我等这么久的惩罚。”

  尤瑞艾莉躺在了武月琪的胸怀内,以公主抱的姿势躺在她的怀中,依偎着她的胸前,像是个跟父母撒娇的小孩一样提着自己的请求

  “好好好好好,都满足你。谁让你是我的店主呢。”

  武月琪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尤瑞艾莉则露出了小恶魔般自满的坏笑,抬起头来舔了她的脸颊一口,她喜悦目这个笨伯吃瘪的样子。

  这个笨伯的脾气虽然最新鲜。但现在,尤瑞艾莉以为这个新鲜的脾气反倒不辣么让自己讨厌了,乃至可以说最的喜好呢。

  武月琪抱紧了尤瑞艾莉,如影子般高高跃起,朝着圆藏山下的冬木市飞去

  耳畔是吹过的冷风,穿戴单薄的尤瑞艾莉却没有感受到一丝极冷,依偎在这个笨伯的怀里,她有种久违的放心和舒服

  “......还不赖嘛?”

  她用极低的声音低着头,喃喃自语道

  ......

  “呜哇!这地方可真让我怀念啊~~”

  咕哒子有些火烧眉毛的跳下了久宇舞弥的轻型货车,看着眼前好似拍摄时代剧一样填塞古色古香的微风建筑,在这几乎感受不到汗青流逝的深山町中自力的房子,感应了一股由衷亲切的感受。

  “......藤丸小姐过去住过这里嘛?”

  有点冷酷的助手佳人久宇舞弥推开了货车的车门,看着一脸怀念的咕哒子,不由得问道

  真相这个宅子但切嗣的老房子,即使是自己在过去也便和切嗣来这里住过几次。大无数时候,自己都是跟着她满世界乱窜。

  “啊,住过哦。真相这里曾经,也算是我‘家’吧。”

  咕哒子浅笑着回复道

  那在平行世界,尚还没有应聘迦勒底的自己便曾经刹时的居住在这里一段光阴,那段为期两年半的韶光算得上是相配亲切也相配和睦的吧。

  只惋惜自己高中尚未毕业便被迦勒底应聘传召到了那千米雪山上的建筑里,糊里糊涂的便成为了硕果仅存的唯一御主,最后莫明其妙的踏上修正七个特异点,抢救人理的路途。隐约之间回头看去,自己真相做出了如何了不得的大事啊。

  卫宫先辈曾经说过,如果自己发现了什么濒死的意外,阿赖耶毫无疑难会签下她作为一位守护者存在。但如果阿赖耶真的找上自己,咕哒子想必也必然会拒绝它的传召吧,真相从卫宫先辈的种种蒙受来看,守护者都不是一个好的事情——分外是和英灵座上的那些家伙比拟起来,的确即是黑心老板部下的过劳死事儿人员。

  久宇舞弥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她很想问一问对于眼前这个来自平行世界的新鲜少女,对于另一个世界的切嗣的故事,爱丽丝菲尔太太的故事,以及......自己的故事。

  但她最终选定了默然,拿出了一个圆柱形的钥匙递了过去,道

  “备份的钥匙便留在我身上了,如果有事的话,打电话叫我便好。”

  “嘛嘛,不要这么生份嘛久宇小姐。我但很善于做甜食的哦~~七迁屋的羊羹啊,黑森林蛋糕什么的,你看质料我都筹办好了。”

  咕哒子轻车熟路的用钥匙翻开了们,笑哈哈的拽着久宇舞弥走了进去,而在一旁拎着先辈从二十四小时便利市肆里买来的东西的玛修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先辈你也要留意苏息啊......”

  ‘碰’

  卫宫宅黑暗的大门随同着少女的声音封闭了起来,几乎便在门扉被收缩的一刹时,抱着尤瑞艾莉的武月琪便从空中落了下来。

  “这即是新的房子嘛?”

  尤瑞艾莉用抉剔的眼力看着眼前的房子,道

  “太小了,的确没设施和无形之岛的神殿比拟啊。”

  但话虽个人,尤瑞艾莉这么说也但插嗫罢了,真要让她选地方住,比起除了石头即是魔兽的无形之岛,她肯定百分百会选定这个城市里的房子。

  当然,如果在拉上斯忒诺和美杜莎便再棒但了。

  嗯,这个笨伯也牵强可以拉上,当做自己忠实的仆众差遣

  “名字土土的盟友,这个人类的城市真的好吵啊库啵。”

  莫古尔慢吞吞的从天上飞了下来,落在武月琪和尤瑞艾莉眼前诉苦道

  “那些发了疯的人类真是让我恨不得把她们全部变成猴面雀库啵!”

  很鲜明,即使曾经深夜时候冬木市也不会便此恬静下来,充斥着种种颓废主义的人类总喜幸亏夜色中找寻不一样的刺激。

  “你可不行在这里乱玩啊,开玩笑没问题,闹得太过分的话说未必会有人出来教导你。”

  武月琪一壁用钥匙翻开了眼前的房门,一壁对着被突袭的尤瑞艾莉抱住而挣扎不得的莫古尔说

  “晓得了......记得本王的......库波果,库...啵!”

  莫古尔用喘但气来的声音回复道,委曲求全的贤王,全部都是为了库啵果!

  便在尤瑞艾莉走进门后,对面卫宫家的门陡然被翻开,一脸新鲜的玛修四处观望着,身后传来了咕哒子的声音

  “如何了,玛修?”

  “.....没事,先辈,宛若是我听错了。”

  玛修这么说着,看了一眼对门黑暗的房子,在灯光被翻开的前一个刹时,收缩了卫宫家的大门

  “我的回合,抽牌!”

  房子的客堂内,尤瑞艾莉佩戴着一份颇具来日科技感的决战盘,身后悬浮着一只性感的鹰身女妖,兴致勃勃的将手中的牌按了上去。

  “要我召唤暗黑神鸟·斯摩夫!”

  但她的牌按在了决战盘上头,却没有投影发现在她眼前

  在她的对面,武月琪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拢起了手中的牌,指着她的那张无法具象化的暗黑神鸟说

  “这张是七星级的决战怪兽,并且它的结果也不行索性通过解放祭品召唤。上头不是说了嘛?你必要除外一只暗属性怪兽微风属性怪兽......”

  “无路赛!我说召唤便要召唤!”

  尤瑞艾莉傲娇率性的说,样子的确便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熊孩子普通。

  武月琪无语的摇了摇头,右手的手指在决战盘上轻点了几下,登时发现了一壁光屏,武月琪索性将上头标志为尤瑞艾莉的扫数选项都索性点掉了。

  她犯不着为了陪人玩游戏而生气,归正她已经付过了‘待遇’,自己便陪着她玩即是了。

  但陪一个熊孩子玩闹罢了。

  模式排除

  排除魔法圈套牌发动限制

  排除同调前提限制

  排除灵摆前提限制

  排除l??ink卡前提限制

  排除解放召唤上司怪兽限制

  开启决战王国口胡模式

  随同着对决战盘对尤瑞艾莉扫数权限的解放,获取认准的决战盘投影出了那张暗黑神鸟·斯摩夫。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3617/467876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