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双神女 > 48、圣座

48、圣座

  十四道幻影剑犹如追月的流星普通朝着慌乱拥挤的人潮飞去,适才共计有三十八个人看到自己脱手,但这么清算目击者看到的人会更多——索性,索性杀光这一层全部的目击者便好了。

  选定最优解的话,这无疑是最简略也最省力的方法。

  便在这岌岌可危的刹时,刹时着装灵衣的玛修挡在了那十四柄幻影剑的眼前,张开的白垩之壁护住了身后奔逃的人群。

  十四把幻影剑停顿在了白垩之壁的光之屏障眼前,武月琪扭过甚去,一脸平淡的看着一旁握紧双拳的咕哒子,问道

  “为什么要阻止我?维系圣杯战斗的秘密性是咱们配合的责任不是吗?”

  托她的福,现在的目击者更多的,辣么她大约便要炸掉着一座楼来毁尸灭迹,而炸掉一座楼又会招致这座城的人目击,于是索性核平了冬木便没人看到了。

  她真的干得出如此的事情来。

  ——你特码的有脸说这句话!

  咕哒子一口槽憋在嘴里没吐出来。

  咕哒子异常的紧张,不晓得为什么面临这个人她即是有种莫名的紧张感。说起来这也算是自己和她第二次晤面了,只但这两次,没有一个是好了局的。

  “......你为什么要对那些路人动手。”

  咕哒子深吸一一口气,看着武月琪问道。

  那些混混的死她并无说起,某种意思上她们算是罪不容诛,这便彷佛你跳进动物园里摸老虎屁股一样,老虎一口咬死你那纯属你该死,虽然罪不至死,但作了死,那死了也没处说理去。

  抢救修复了一年多的人理,去过了种种百般或是残酷或是凶险的地方。咕哒子早便从当初天真且有些白左的高中生变得成熟了起来,晓得有些时候可以提道德功令,有些时候是不行以提这些的。

  “圣杯战斗不是要在埋伏的环境下举行吗?”武月琪歪了歪头

  “普通来说不是要清算掉全部目击者嘛?那我这么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问题大了好欠好!

  如果圣杯战斗中每次目击到英灵魔术师战斗的目击者都要杀光,几届圣杯战斗下来冬木市还会有人?大约个体目睹的了英灵与魔术师的糟糕鬼会被抹除掉,但当这个数量上涨到必然品级的时候便只能用表示一个个的办理过去了。

  “圣堂教会和咱们会卖力善后事情的。”

  咕哒子咬了咬嘴唇,回复道

  她终于有点害怕,这个家伙抽刀子爆起的杀上来,便自己学的那点拳头对于少许比较弱的从者还能过上两招,但对于眼前这个最低也是圣杯狂王库丘林级另外对手......

  并且最主要的是,她是个Master而并非英灵。她是不是人类咕哒子不清楚,但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那便好。”武月琪的回复索性利落,刹时收起了幻影剑,秉持着最为省力与最优的解答,既然有人帮自己办理这些问题,辣么她当然懒得亲身脱手了。

  “咱们接下来要去哪里?这街看来是逛不下去了。”

  武月琪看着尤瑞艾莉,问道

  “那咱们便先走吧。”尤瑞艾莉文雅的站站起来,瞥了一眼左近的咕哒子,笑了一声,便收回了目光

  自己的分身曾与她有一壁之缘,某种意思上她曾经救过自己的分身一命——但也仅此个人了。

  大约在被分外召唤而身处特异点无形之岛上的自己看来,这是个不足为奇的能让她心生好感的人类,但终于,个人类。

  武月琪的双手闪灼着蓝色的辉光,一道湛蓝色的传送门发现在她们眼前,她牵着尤瑞艾莉的手迈了进去,留下了惊疑未定,同时又感应辣手的咕哒子与玛修。

  “先辈.....咱们这便没事了?”

  玛修有些不行置信的看着咕哒子,这个人居然这么的好说话嘛?

  “不.....”

  咕哒子看着兔脱混乱的人,叹了一口气

  “关照一下言峰神父吧,善后事情咱们必必要处理好的。”

  正如她们所言,这个繁难,她们必必要办理掉。

  六点三十二分

  黄昏

  站在圆藏山的顶端,尤瑞艾莉眺望着夕照余光之下的冬木市,熙熙攘攘的钢铁都会,遍布着人类的令她生厌的地方。

  “真想毁掉这里。”

  她眯着眼睛,轻声的呢喃到

  尤瑞艾莉讨厌人类,戈尔贡的姐妹讨厌人类,怪物们讨厌人类,事实上便连大部分的神祗对人类都怀着一种看害虫普通的态度。

  神祗是盖亚的触手,是星球性命的延续,祂们是具备自我意志的盖亚分身。

  人类是盖亚的作品,是提亚马特的子嗣,但却也是母神孕育后被环境革新出来的失败品。创设出人类以后,母神被盖亚遗弃到了虚数之海内,而人类则开始在她们的大地上建立起自己的文化与时代,用刀剑遣散着自己往日的那些‘兄弟’

  神祗傲视凡人,神祗高与凡人,神祗厌恶凡人

  ——尤其是本质起原于母神提亚马特的地母神一侧,身为怪物的戈尔贡三姐妹。

  她陡然便没了兴致,行走在人类世间的哗闹初尝时大约会感应别致风趣,但当回味时,只感应人类种族那深深的空虚与纵容。

  她回过甚去,看着倚靠在柳洞寺上方砖瓦寺顶记条记的武月琪。

  这是一个比自己加倍像怪物,比奥林匹斯加倍凑近神祗的笨伯。

  她很公平,即使并非绝对,但却也比那些随便妄为的盖亚触手要强得多。

  这是一种大爱,对于神明来说,展现偏薄的爱意才是她们最大的恶,如果是真正无所不行的神祗,她们理当什么都不插手,大约以绝对公平的态度面临众人。

  她不是人,也并非是盖亚的触手。事实上便连尤瑞艾莉到现在都搞不清楚她的本质毕竟为什么物,只能在她那如海般的影象中,追溯猜测着她的过往。

  无论如何样,自己很喜好她,虽然老是让自己气的爆炸,让自己这个身为堂堂女神的尤瑞艾莉感应无奈,却仍然很喜好她。

  她很让自己感应舒服,自己也很喜好待在她的身边。

  这便充足了,喜好还必要另外来由吗?

  “喂!!!下来了,笨伯。”

  尤瑞艾莉浅笑着摆荡着左手,另一只手做喇叭状朝着武月琪喊道

  武月琪停下了手中的笔,从上头一跃而下,尤瑞艾莉笑吟吟的上去抱住了她的胳膊,道

  “咱们回去吧。”

  武月琪点了点头,捏了捏水晶,刚筹办传送到自己丢在房子里的以太之光时——

  便在这时,像是陡然想起什么似的,武月琪赶快拿出了一份账单,贴在尤瑞艾莉眼前,一本正经道

  “我以为你有须要先看看这个。”

  “......哎?”

  尤瑞艾莉眨了眨眼睛,呆住了,然后接过了账单。

  “这是我今日陪你逛街帮你买的东西的细致代价,嗯~~~~总共是一百八十二万三千六百日元,四舍五入一下,我算你三本书的代价吧。”

  武月琪推了推眼镜,平易近人的说

  尤瑞艾莉徐徐的低下了头,额头被刘海的暗影所遮挡。

  “如何了?”武月琪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是价格方面的问题嘛?咱们可以商议的。”

  “去死吧!你这个不解风情的笨伯!”

  羞恼的尤瑞艾莉索性扑了上来,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

  ......前言撤回

  这即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混蛋!!!

  观布子市

  在旧城区的一栋半烧毁贸易大楼前,卫宫切嗣将手中的名片捏成一团,随意的丢到了一旁。

  “切嗣,咱们这是要去哪?”

  伊莉亚猎奇的问道

  “去爸爸分解的一个身边的人那边,伊莉亚,你要在那边呆一下子,爸爸和妈妈很快便会来接你的。”

  卫宫切嗣蹲下腰来,揉了揉伊莉亚的脑壳,柔顺的说

  “哦.....切嗣和妈妈要早点回归哦。”

  伊莉亚的表情有些暗淡,但她懂事的点了点头,由于她最清楚,自己的父亲为了将她从爱因兹贝伦家抢出来,毕竟花了多大的功夫。

  虽然不太清晰为什么爸爸要与阿哈德爷爷刀剑相向,但对于伊莉亚来说,只有能离开让她感应不舒服的城堡,能与爸爸和妈妈在一起,便充足了。

  卫宫切嗣垂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同时,最忐忑的看向了那烧毁大楼下的店面

  ‘珈蓝之洞’

  这是卫宫切嗣分解的一个熟人开的店面,她也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弄到她现在的驻扎地的信息,为了回避魔术师协会的封印指定,这个熟人经常更换自己住的地方。

  但真的要说起来的话......卫宫切嗣并不以为自己算是她的‘身边的人’什么的,真相自己当初是通过养母娜塔莉亚才分解到尚还在苍琦家的她,彼此之间但几面之缘,最多也但后来自己在她手里接过几个任务——关系仅此而已,没有任何其她掺杂的情绪因素。

  但她也是切嗣找得出来的少有的可以宁神将伊莉亚寄宿的地方了,她是污名昭着的魔术师杀手,满世界多得是对头而不是身边的人,能够宁神斗胆的托付女儿的好友更是不存在。

  其实她对这家不明以是的店里面那位老板也说不上多么的宁神,但好歹也算是能托付伊莉亚的人,真相她的魔术可没有什么分外丧芥蒂狂的地方.....并且,她大约也是唯一能办理伊莉亚和爱丽斯菲尔身体上问题的人了。

  咳咳咳,好吧,最后这个颜色(colour)的称号是万万不行说出来的,否则哪怕关系和她再好,整个人也会被剁碎成几百份然后喂给她的魔兽吃的。

  卫宫切嗣捏了捏伊莉亚的小手,敲响了店面的门扉

  ‘咚咚咚~’

  “来了。”

  门后传来了一阵柔顺的声音,随即开门的却是一个留着黑色头发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最温文尔雅的一位青年

  卫宫切嗣愣了愣,苍崎橙子居然会招募伙计?并且这种普通人当做伙计?

  真是.....让人意外

  “我找这家店的老板,苍崎橙子,她在嘛?”

  卫宫切嗣这般问道

  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内

  与光辉的圣座之光下,言峰璃正心中都不由的庄严了三分,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但难以停顿心中一股不安感。

  她随着眼前的神父跨过了圣伯多禄广场,在梵蒂冈上坡通过科妮莉亚少于150米穿了过去,由此,跨过了梵蒂冈着实与空幻的分界限。

  便像建立在大英博物馆里的时钟塔一样,跨过一道并不显眼的结界,便隔开了俗世与空幻。

  看着往来的身披黑袍的神父与修女,这些神采庄严的教友,总让她追念起当初在第八秘迹会事情时的状态。

  她随着神父又走了一段路,穿过了秘密的走廊,来到了一处言峰璃正历来日到过的地方,那边却是通向了一处地下的门扉,言峰璃正露出了踌躇的神采,不由的问道

  “安德鲁森神父,那位要见我的大人物在哪里?”

  “穿过这扇门,便到了。”

  名叫安德鲁森的代行者淡淡的说,她推开了那扇雕刻着恶魔与天使的木门,在微微的吱呀声中,露出了门后倚靠在墙壁上的身影。

  那是一个黑发的少年,看起来但十一二岁高低,俊朗可爱的嘴脸,黑色的半长发,一声白底金纹的袍子,可爱的少年却缺失了左臂,用那仅有的戴满了戒指的手,逗弄着一只带着王冠的白老鼠。

  “你好啊,言峰璃正神父。”

  少年抬起头来,对着神父微微一笑

  “我的名字是,梅涟·所罗门。”

  与此同时,几乎是蒙受着一样待遇的远坂时臣穿过了熟识的时钟塔,到达了最上方的一栋办公室内。

  她推开门,看到的是一个坐在办公桌前,眼神锐利的少女

  几乎是第一个刹时远坂时臣便认出了这位法政科最年轻的君主:巴瑟梅罗·罗蕾沙

  然后她和言峰璃正一样,心中便惟有两个字

  ——药丸!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3617/505292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